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“学术打假王”质疑论文反遭起诉,1000名学者联名声援:学术问题不该交给法律

来源:量子位

在学术圈,Elisabeth Bik可以说是让造假者闻风丧胆,她曾发现过4000多篇潜在的学术不端论文,并成功让170多篇论文被撤稿。

但这位打假人,最近却被她曾经质疑的几位法国学者起诉了。

起诉她的便是法国著名微生物学家Didier Raoult。他说,Elisabeth Bik的行为是一种道德骚扰,并企图敲诈勒索,并向法国马赛的法院起诉了她。

因羟氯喹结怨

Didier Raoult现在就职于法国医院大学研究所(IHU),是欧洲被引用次数最多的微生物学家,h指数高达190。他以在巨型病毒方面的研究而闻名。

在新冠疫情大流行早期,Raoult与同事Chabriere等人,共同在《国际抗菌药物期刊》发表了一项研究,在这篇文章里,他们的实验结果表明,抗疟药羟氯喹可用于治疗因新冠而住院的患者。

这项研究让很多人相信,其中就包括美国前总统特朗普

论文发表一周后,Elisabeth Bik指出,这篇论文在数据以及同行评审过程上,存在许多潜在问题,并对论文表示担忧。

她的担忧包括论文缺少数据、潜在的混淆因素、缺乏道德审批、研究开始日期的时间表。此外还有论文在预印本网站medRxiv刊登24小时之内就通过了同行评审。

随后这篇论文因实验结果未达到“预期标准”而被撤稿。

发现更多问题

然后,Elisabeth Bik有了意外的发现:两位论文作者过去的问题真不少。

比如,Raoult之前有过学术不端的行为。2006年,他在一篇论文中修改了4个实验数据,而被美国微生物学会(ASM)旗下期刊封杀一年。

Elisabeth Bik对比了他们之前的论文图片,发现Raoult有62篇、Chabriere有14篇论文可能存在问题,并把分析结果发在了PubPeer上。

接下来,三人在Twitter上就展开了激辩,甚至上升到人身攻击的层面。Raoult称Elisabeth Bik是“女巫猎人”,Chabriere叫她“屎壳郎”。

最终,Raoult等人于4月29日在法国正式向Elisabeth Bik提起诉讼。

Raoult的律师Grazzini说,如果研究所付给Elisabeth Bik,她就愿意停止批评IHU的研究,此举构成了敲诈。而且他还指出Elisabeth Bik与一些药厂有经济来往。

对此,Elisabeth Bik回应称,她说的“要钱”是开玩笑,她只收到过大学和期刊的费用,来调查可疑的论文。

科学家声援Elisabeth Bik

Elisabeth Bik被起诉后,1000多名科学家发表了一篇联名公开信,选择站在她这一边,呼吁保护举报人。

这封公开信的发起人、澳大利亚蒙纳士大学的计算机科学家Lonni Besançon说:“调查某人的研究绝对不是骚扰。这是一个科学问题,不应由法律制度来解决。”

而来自荷兰阿姆斯特丹自由大学的学者Lex Bouter说:“善意的举报者应得到坚定的保护,不应因提出令人不快的事实而受到起诉。”

他补充说:“善意的举报者应得到坚定的保护,不应因提出令人不快的事实而受到起诉。”

据Elisabeth Bik透露,现在Raoult和Chabriere已经停止发Twitter,但是她还是能继续收到匿名帐户发送的恶意内容。

面对诉讼,Elisabeth Bik说,“我不想受到威胁。如果我触犯了法律,我会停下来,但是我没有。”

参考链接:

[1]https://www.nature.com/articles/d41586-021-01430-z

[2]https://www.sciencemag.org/news/2021/05/scientists-rally-around-misconduct-consultant-facing-legal-threat-after-challenging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沙龙会体育推荐_沙龙会体育_沙龙会首页 » “学术打假王”质疑论文反遭起诉,1000名学者联名声援:学术问题不该交给法律